记不起来

沉迷火影无法自拔
吸清光小可爱美颜
韩非真帅

宇智波鼬的每日一信

——我担心我有一天会忘记你,止水。

止水他现在在做什么?苦哈哈地给他的乌鸦找食物?鼬这样想着,轻笑了一声。

——我担心我会忘了你,止水。我们多久没有见过了?恐怕只有用年月做单位,才数的过来了吧。

窗外细密的叶子沙沙作响,层层叠叠,将日光切割成不同形状的斑点。鼬闭上眼睛,感受着林间吹过的风。可能是因为将树顶的阳光一并裹了下来,使它和记忆中的一样温暖。

——我一直在回忆。我记得某一天,我们曾一起在森林中穿梭,你的话被风带到我耳边,但风声太大了,我听不清你在说些什么。于是我只好严肃而认真地盯着你看,想要读懂你的唇语。我能记得那天的风,那天的温度,那天的阳光,还有你不带恶意的笑声。只是你的面容一片模糊,你的话语含糊不清,你就好像置身在我的梦境中,阳光下的你模糊而透明。

鼬写得很慢,写着写着,就抬起头回忆着。

——我或许不太知道思念是怎样的一种情绪。只是在某一天,我在雨中看向村子的方向,我听见雨滴拍打在地上的声音,突然想到乌鸦拍打着翅膀。我感受到雨水从脸上滑落,突然想到你临别前的眼神,想到你被鲜血模糊的笑容。

——或者有时候在半晚,我会梦到某一天深夜。你背着我走在街上,白日的喧嚣都已经远去,月亮藏在云层后面,星星藏在你的眼睛里。我记不清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能记得自己趴在你的背上,迷迷糊糊得享受着战时难得的安逸。

——我会想起,我们并肩站在高楼上将村子尽收眼底。你冲着我露出一个微笑,落日的余晖被你的笑容点燃,将一切焚烧殆尽,只留下你和我。

鼬写着,伸出左手看了看。一只乌鸦顺势停在他伸出的食指上,啪嗒啪嗒翅膀,歪着脖子,用喙顺着黑色的羽毛。

——我会想起我们之间的很多事。在南贺川的流水旁研究火遁,在细密的丛林中练习手里剑术,在甜品店排队买丸子,在大厅等待任务,在火影楼提交报告。但它们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透明。有时仅仅是一种安心的感觉,一块破碎的记忆。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这些真的是我经历过的事吗,又或者,只是在梦中出现过。

——我担心有一天我会忘记你。当某一天,有人问起你,我该怎么说呢。我无法说出那些点点滴滴的小细节,我无法辨认出梦境与真实的记忆,我该怎样说呢,止水?我该怎样,让他明白,你不只是战场上让人胆颤的瞬身止水呢。

——很多事我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我已经无法分辨了。你在我记忆中的样子,是真正的,你的样子吗?又或者是我的潜意识里,靠着仅存的回忆,拼凑出的你呢?你是真实的吗?他是真实的你吗?

——止水?

—————————————————————

天知道我在写什么....
做梦系写文..大概是想借尼桑的手给止水写情书..
等到秽土之后就能收到止水的回信了呦

所以说.画手写文最为致命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