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起来

沉迷火影无法自拔
吸清光小可爱美颜
韩非真帅

【止鼬/带卡】做梦引发的恶劣事件

自从去了一趟南贺川,我就开始整夜整夜地做梦。
梦里两个人在说着什么,天色很暗,梦境里充斥着红黑两色,让人很压抑。月光似乎被羽毛一样的东西遮挡住,只有几缕光能穿过层层阻碍,照在他们脸上。
其中一个人是我。

或许该去看看我的心理医生了。

我来找带土的时候他很诧异,[你觉得这是牛鬼蛇神一类的东西?]他向前探了探身子,盯了我一会儿,然后翻了个硕大的白眼。[拜托,亏你还是当过几年兵的人啊止水!思想上可不能搞封建迷信呦~]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贫嘴。]就知道不该找他,他向来不靠谱。我调整了一下状态,继续道,[最初也以为只是最近压力太大,况且并不是什么噩梦。直到鼬搬来住...]我盯着他,要是他不知死活的跳起来庆祝我“抱得美人归”,那他的跳槽梦算是没着落了。
[那真是恭喜你....]我眯起眼睛[恭喜你的心理问题能有所突破了啊!]他尴尬的哈哈两声,[没事,你说,你说。]
[鼬能搬来我是很高兴的,你知道的,我们总是很合拍。并且无论是任务还是生活,鼬总是很细心,当然我也很细心,我们互相照顾。]对面的嫌弃太强烈,我只好顿住,[我的意思是说,鼬他发现了一些我从未发现的东西,从踏入我家门的那刻起。]

[好久不见了,止水。]
鼬的到访让我很开心,我接过他大大小小的行李,示意他跟我来。[是啊,好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小鼬。]身后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我暗道一声不好,昨天买的衣帽架还没有到。[抱歉小鼬,平时没有穿风衣的习惯,所以......]
[所以我知道你是特意给我买的了,止水,]我回头,看到鼬自然的挂好衣服,好笑的看着我,[现在是不是该夸你了呢,止水宝宝?]

[噗!]我的神经病心理医生兼发小捧着他的情侣杯,笑得前仰后合,[止水宝宝?你们两的小情趣太可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辞职要出国回来只带来一对定制版情侣马克杯贵的要死还是恶俗难看的橘色和灰色漩涡型的人没资格说我,谢谢。]
他笑了半天才止住,[那么,衣帽架是怎么回事,你确定不是一大早睡糊涂忘记了?]不等我回答,他接着说,[我知道你会说绝对不会。]
我们像对垒一样盯着对方,空调的风让我感觉后背发凉。
[止水前辈,该吃药了呦~]
[带土!]他浮夸的表演让我很烦躁,[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我也是,但奇怪的地方太多,我无法说服自己。]

[喂喂,故意炫耀什么的,在你眼中我就是这种人吗小鼬?]我盯着衣帽架愣了一下,嘴上自然地接上话,[不过现在网购的效率还真快。]
[网购?旁边不就有商场吗。止水你真是变懒了。]鼬摘下围巾挂好,我走到一边帮他找拖鞋。
[人总会变的嘛小鼬,尤其是要跟得上时代。]我说着,拿出准备好的那双,转身递给鼬,却发现他紧盯着鞋柜的一角,[喏,给你。]
[.....小鼬?]
鼬这才抬眼看向我,[其实我刚刚就想问了。止水你,最近在养乌鸦?]

带土终于收起他那幅散漫的样子,[鼬在里面看到了乌鸦的羽毛?]
[是的。]
[要说你的问题还好,但是鼬也看到了......]他烦躁的转起笔,最终恶狠狠的蹬了我一眼,[给我说这么一大堆,你根本就没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吧。又想拉我去干什么?]
我不可置否地耸耸肩。[其实我很小的时候确实养过乌鸦,鼬也知道,就在神社那边。但从族地搬出来之后就再也没养过了。]
我瞥了眼带土,他大概已经知道我想做什么了,脸色很是难看。
[我打算回去一趟。]
我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
[我要去一趟南贺川。]

————————————————

cp向目前不明显,占tag抱歉
不是前生今世梗
嘛,反正很狗血
画手写文最为要命_(´_`」 ∠)_
因为画的不好文笔又烂被关了起来.jpg



评论(4)

热度(30)